羽翼挥动之时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伤痕(宗越x云痕)短,一发完。

有私设,不喜勿进!

自云痕当上了太渊的王,宗越见到他的时间越发的少了。日常的政务不说,底下的群臣更是上书纳妃一事。

云痕回到寝殿已是月上中天,连日的操劳让身上的旧疾隐隐作痛。

云痕褪下上衣,伤口已经结痂但疤痕任狰狞的横贯着云痕的小腹。突然门外出现一个影子,云痕戒备的拿起剑向门口靠近。

这时,门外的影子推开了门。是宗越!云痕这样想着,手中的剑掉在地上发出声响。宗越看着许久未见的弟弟,还来不及高兴就看见云痕坐在地上,而小腹的伤痕更是刺痛了他的眼。“快回到榻上去!”

宗越皱着眉头,心里气愤不已。云痕听到自家哥哥如此说,心下想自己惹他生气了。宗越走到云痕身边坐下,手抚上伤疤。冰凉的指尖,让云痕瑟缩了一下,笑着说:“没事,哥,这是小伤……”宗越抬头看了一眼云痕,眼神深沉带着寒气“没事?再深几寸,你会死。你不惜命,要我怎么办?怎么伤的,说实话。”

云痕眼见瞒不下去,只好实话实说“那天有人在朝堂上行刺,自称是齐震的旧部要报仇。此人武功高强,行刺突然,我就被他伤了。”宗越拿出药箱中的凉膏抹疤痕上,“我让你保护好自己,你却险些丧命。我不会离开了,直到你的根基稳固为止。躺好,别乱动!”

云痕躺着看着宗越的动作,不禁有些脸红。宗越涂完药膏,熄了灯,自顾自解了衣带躺在云痕身边。云痕僵直了身体,又感到宗越从后面抱住自己,温凉的气息围绕着自己。自己的哥哥,和自己抵足而眠,天下似乎没有什么过不了的事了。

这样想着,云痕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宗越借着窗外的月光轻轻吻了吻云痕的额头,轻声“晚安,痕儿。”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