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翼挥动之时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月下莲 (书生曦x莲妖澄)


“窣窣”夜里的寒凉让蓝曦臣没了睡意,夜的寂静让原本很小的声音放大了数倍。

蓝曦臣起身离榻,向园中走去。园中月色如水,莲池旁的竹子沙沙作响。蓝曦臣心下了然,原是这竹林之声。他刚准备离去,又听见了“窣窣”两声。蓝曦臣眼见莲池中一朵莲花正在慢慢打开,他躲到竹林中准备看看是什么。难道书生多遇妖的传言是真的?蓝曦臣正这样想着,却见白光一闪,岸边已多出一个人影。

月光的照耀下,那个男子周身泛着淡淡光晕,一双极美的杏眼,眼尾上挑。一分魅惑,三分凌厉。蓝曦臣再看向男子身后的荷花,那花已经枯萎颓败。莲妖吗?他好美。蓝曦臣不禁看的有点痴了,连裂冰也掉在地上。裂冰与地面发出细微声响,却让江澄觉察到了。他走进竹林,就看见蓝曦臣正在慌忙捡裂冰。

“你是谁?”江澄低头看着蓝曦臣,蓝曦臣感到他一靠近就闻到一股莲香。“小生名蓝涣,字曦臣。是这园子的主人。”蓝曦臣站起来,看着比自己矮一点的江澄笑着说。江澄有点惊愕,原来这助自己炼化成形的池子,就是这家伙的。虽然有点看不惯蓝曦臣脸上那种看起来似乎不走心的笑容,但还是得道声谢。

“吾名江澄,字晚吟。是千年古莲所化。谢尔莲池,助我化形。”蓝曦臣笑了笑,看着江澄。“你不害怕?我可是妖。”江澄看着蓝曦臣不但不怕,还很有兴趣的眼神。“小生看过记载鬼怪志异的书籍,自是不怕。更何况晚吟兄你如此俊美,不似那食人的妖类。”江澄扶额低头笑了,自己这千年光景没遇到什么有趣的人,这算是补偿吗?蓝曦臣看江澄笑了,立刻有感而发,拿起裂冰吹起了月色思念(*:有曲,可以在网易云上搜。)

江澄立刻感觉身上充盈这力量,他明白了。原来是蓝涣的箫声助自己幻化,自己怕是不能离开这个人了。“蓝涣,吾无处可去……”蓝曦臣还没等江澄说完就打断了他,“若晚吟兄不介意,你可以住在这里。我一人独住,但这屋子的卧房有很多,所以你尽可久住。”

于是,这一人一妖就住在了一起。

第二天一大早,江澄睁开眼,窗外还是阴沉沉的天气。江澄走出房间,察觉到书房那边有蓝曦臣的气息,他轻轻走到窗边。书房中的蓝曦臣正在专心致志的读着经书,完全没有注意到江澄。江澄瞧了一会觉得有些无趣,就想着捉弄一下蓝曦臣。

江澄手中幻出一朵小莲花,悠悠的向蓝曦臣飘去。蓝曦臣抬起头,看到一朵浮在空中的小莲花,放下笔。“你是晚吟的吧?告诉他,早饭已经备了。去厅里共用吧。”说完还摸了摸小莲花,笑的极温柔。窗外的江澄脸上微红,心却跳动不已。

自己这是怎么了?

江澄按着自己的胸膛,心却还跳个不停。江澄飞快走向厅里,坐在桌前。不一会,蓝曦臣就来了。江澄看着桌上的菜觉得没什么胃口,蓝曦臣觉察到了江澄的不满,开口道:“小生不知晚吟兄喜欢吃什么,所以只是备了这几样……你若不喜,我叫仆人撤了便是。只是这冰皮饼,口味偏甜但比较清淡,晚吟兄你可以尝尝。”说着拿起一块冰皮饼,递给江澄。

江澄接过,咬了一口。香气立刻充盈了唇齿之间,来去之间,盘中的冰皮饼已经没有了。蓝曦臣一直笑盈盈的看着江澄吃,自己却未动一筷。江澄拿起麦茶喝了一口,问:“汝为何不食?”蓝曦臣摇了摇头,说道:“我已辟谷。”江澄放下茶杯,饶有兴趣的看着蓝曦臣:“辟谷?尔要修仙得道?若尔修仙得到,吾便是断不能留此。”说罢,江澄似要起身离去。蓝曦臣连忙说道:“小生虽已辟谷,却仙缘尚浅。”

江澄转过身,勾起唇“仙缘尚浅?汝又是如何能唤醒吾之身。可笑!”蓝曦臣低头,又抬起头:“若能与晚吟兄相伴,就算不得道,又能如何?晚吟兄,留下吧。”

江澄未料到蓝曦臣会说这样的话,本来就是试探,但对方的一片热忱就这样明明白白的摊在自己眼前。这直白的一击,将自己打了个体无完肤。江澄楞在原地,蓝曦臣走过来抱住了江澄。“晚吟,自你是一朵莲花起,我就格外的喜欢你。我每每在池边吹起箫曲,其实就是吹给你听的。你似乎像能听懂似的,我也十分开心。我身一人,却恋一莲,想与你陪伴终身。我却不曾想,上天泽佑,将你幻化在我眼前。

我……”江澄打断他,有些羞怒“汝……汝心悦吾?”蓝曦臣看着江澄的眼睛,轻轻却坚定的回答道:“是,晚吟。我心悦你。”江澄的心脏又开始跳动起来,腰间的莲铃更是摇晃起来。

“若吾不应尔会怎样?”江澄又问。蓝曦臣牵起江澄的手吻下:“那便是上穷碧落下黄泉,吾心皆可日月鉴。我还会每日吹曲,为你提升法力。有朝一日,你要离去,便将我打死。于你手中死去,我蓝曦臣心甘情愿。”

江澄觉得自己被这蓝曦臣的话,弄得这沉寂了千年的心又开始像是愣头青的小子一样跳动不停。“蓝曦臣,吾应了。”江澄靠近蓝曦臣,在他的唇边印下一吻。

许多年后,蓝曦臣的院子早就无人居住。有人又说,上山的时候碰到两个神仙,一个白衣似雪,一个紫衣似莲。

浮生遇一知己不易,遇一心意相通之人更不易。还好,念念不忘,终有回响。

评论(4)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