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翼挥动之时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湖边的女神

湖面泛起了白雾
朦胧间
一抹倩影忽隐忽现
雾散了
她完美的脸庞显现
纯洁美丽 一切美好都体现在她身上
哦,我的女神
请留下来 我会是你最忠诚的信徒
哦,我的女神
你为何走远
为何消失不见

听说今天出率很高,群里差不多都抽到孤剑了。

有圣火令了,啊——开心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深夜(abo婴儿车,秦林)

时针不知不觉得走到了十二点钟,秦明拉开解剖室的窗帘。

 

窗外远处的高层小区楼大多已经熄灯,整个城市陷入沉睡。秦明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腰。

 

突然,过道里响起了脚步声。秦明看了看表,这个点了,应该都回家了吧。会是谁?大宝?不对啊,下午她和小羽毛出去了啊。

 

不可能还回来啊,难道??是不干净的东西?想到这,饶是解剖了这么多年尸体的老秦也有点心虚,拿起手术刀准备出去看个究竟。

 

这时脚步声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熟悉的声音。“老秦,你在不在?我听大宝说你还在解剖室。”是林涛。秦明放下手中的手术刀,打开门。林涛一脸无辜的看着他,秦明面无表情指了指林涛身后:“你后面。。。。”没等秦明说完,林涛吓得一下子抱住秦明,颤抖着声音说:“哪?在哪?老秦,快!把门关上!!”

 

秦明拍了拍怀中人的背,一副计划通的样子:“没有,骗你的。”林涛闻言狠狠捶了一下秦明一下,有点不满的嘟哝道:“老秦你这人....知道我害怕还吓我。”

 

秦明抬起林涛的头,看着他的眼睛:“林涛,有我在,你就不用怕。”说完,问了问林涛的眼睛。这时秦明闻到了一股甜甜的奶味,再看看怀中的林涛还闭着眼一个脆弱的美感。秦明的信息素是铁观音的味道,林涛的是奶味的。

 

“你这是算邀请我吗?小傻瓜。”秦明摸了摸林涛的脸。林涛立马逃开,“那个.....老秦,不早了。我们回家吧。”秦明思考了一下,的确,这地方的确不是个调情的好地方。不过,吻还是可以的。“老秦....唔...呜....哈....”林涛的气味越来越浓,秦明只好用自己的气味压制。“走吧,回家。”秦明终于放开了林涛,林涛脸色红红的喘着气,眼睛湿润的看着秦明。“涛,我不想在这里和你做,回家吧。”闻言,林涛脸更红了。等秦明收拾完,林涛和秦明一起走出了解剖室。【尸体:exm??】

 

第二天。早早来上班的赵大宝,一进解剖室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奶茶味。什么鬼?大宝一脸问号??老秦买的奶茶??还是奶茶洒了?老秦喜欢喝甜的吗?正疑惑着,林涛和秦明一起走了进来,堪比警犬的大宝闻了闻空气中的气味。对着秦明比了个看好你哦的手势,拍拍林涛的肩走了出去。林涛一脸疑惑:“老秦,大宝为什么对你比个手势啊?”秦明转过头对林涛说:“她在祝我们百年好合。”林涛捂脸~

 

有一个会撩的男朋友怎么办??急,在线等!!

 

 

END

奶茶梗,然鹅我并不喜欢喝奶茶,算是临时想到的。

那伽自白(纪念我只抽过一次印度人)

听说你们都不喜欢我的。
我每次都会被人嫌弃的。
我其实也不是故意的。
每次看到你们失望的脸的,我心里其实也不好受的。

有时候在想,我不在了你心情会不会好点的。
肯定会的,我看见你抽到四花欣喜的脸的。

那么,再见的。
反正也没人会在意的。再见了,希望你找回自己,我亲爱的寻梦人。

我要逮捕你(警察圣火x黑社会大佬)

ooc属于我,人设属于梦间集。
短,没刀,放心食用。

1.
   “龙哥,东区的厂子又被条子们查了。有一个叫圣火令的条子还说要找您谈判。”

毛子急急地从楼下跑上来。屠龙坐在沙发上抽着烟,听到这消息,把烟屁股摁进烟灰缸,啐了一口

“啧,妈的。这个月第三回了,这帮条子想干什么?老子给他的上供钱不够,非要砸老子厂子。谈判?谈个屁,约他出来打一架。骑在老子头上,让老子装孙子,我看谁是孙子!”

     远在东区分局的警察圣火令打了个喷嚏,立刻引来一众同事关心。圣火令为什么这么受欢迎,还是因为他与众不同的外表。棕色的头发,异色的眼眸,轻佻又不惹人厌烦,五好青年,是个混血,气质属于上佳,工作能力强,等等。

没有人说他不好,他从小到大也是个乖宝宝。“小刘,上次去的东区的老大,同意谈判了没?”圣火令从书架上去下一些档案,摊开放在桌子上说。小刘看看手机,笑着说:“火哥,他想和你约架。电话我放你桌上啦。加油!”

没错,圣火令有个秘密,他是个gay,小刘是唯一知道的人。“谢谢啊~”圣火令拿起桌上的档案,看了起来“八岁时母亲去世,父亲是东区黑白通吃的生意人,一个弟弟是外交官。”呃……他弟弟还真是清流。

圣火令拿出手机拨下了号码,他有些激动,这种感觉只有他在参加特训的时候马上得冠有过。“喂?”低沉的,有强烈男人气息的声音。“你好,我是圣火令。就是我想和你谈判,既然你不想谈判,我们就约个时间打一架吧。”

听到屠龙声音的那一刻,圣火令觉得自己就像告白的少女一样,但他还是稳住了声线。“哧,好啊。你说约在哪?我随时奉陪。”“那就在东区河边那空地那吧,一个人来。”

屠龙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笑了一声“老子还没有到单挑带帮手的程度,因为无人能胜过我屠龙。”

2.

     东区空地。屠龙早早地在空地边等了,他拿出一根烟点燃,吐出一口烟。“屠龙,我来了。”圣火令从远处走来,站在屠龙身边。屠龙看看远处波光粼粼的江面,说到:“打吧?”圣火令今天穿了一身黑色衣服,显得他不像个条子,倒像个混混。
  

  屠龙一把抓住圣火令的手,想来个背摔。结果圣火令反手扣住屠龙前臂,脚下一扫。两人都倒在地上,又是一阵扭打。最后两人,都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哈……可以啊,小子。老子手下打手都没你这么猛的,要不是你是个条子,估计我们还能一起做事。”

屠龙转头对圣火令说。圣火令看看屠龙,捂住眼睛说“知道我为什么找你约架吗?我告诉你,可能你会觉得厌恶。”屠龙拍了拍圣火令的肩,说:“你想说就勇敢说啊!”

圣火令咬了咬唇,说到:“我是因为,想见你,想认识你,才……”屠龙挥了挥手“哪那么多曲里拐弯的,你喜欢我对吧?你认不认识刘天麟?”圣火令当然认识,刘天麟其实就是小刘的本名。“他是我朋友,经常找我喝酒。昨天他约我出来,他也就和我说了你的事,你我这个年龄早就应该家庭美满,都没接婚也就是这个原因吧。”屠龙又接着说。

圣火令一时还反应不过来,什么?他的意思是他也是gay,而且早就明白我的心意啦?圣火令看着眼前的屠龙,一时情动吻了上去,屠龙也不反抗而是生疏的回应着他的吻。

没什么比两个人心意相通,更好的事了。
END

小刘深藏功与名,*٩(๑´∀`๑)ง*

清晨(甜,短)

ooc是我的,人设是梦间集的。
现代设定,不喜勿进。

5:00AM

     夏日的清晨是难得凉快的时光,圣火令早早就醒了。身旁的屠龙还在睡着,圣火令觉得只有这时的屠龙是最乖巧的。

圣火令看着看着,不禁俯下身在屠龙额头上轻轻一吻。屠龙嘟哝了一句,翻过身继续睡,似乎没有要醒的样子。但是,圣火令还是发现屠龙耳朵可疑的红了。

圣火令含住屠龙的耳垂,用低沉好听的声音说到:“屠龙小弟,再不醒来我就要……”没等圣火令说完屠龙坐了起来,“我饿了,你快去做饭。”圣火令看着屠龙的眼睛,笑了笑,吻了吻屠龙的眼睛转身去了厨房。

5:30AM

圣火令坐在餐桌旁和屠龙一起吃早餐。屠龙边嚼着一个玉米饼一边问:“你昨天接到的那个case,你怎么处理了?”圣火令拿起水壶,给屠龙倒了一杯水,说到:“那个我昨天晚上处理了,今天周末就不谈工作,好好享受我们的私人时光吧!”

说完,圣火令拿起吃完的餐盘去了厨房,屠龙打开电视。“最新报道,圣徒企业公司以200亿买下我市临江地权,准备开发房地产业。下面是本台记者在现场发回的报道。”镜头一转,“主持人,我现在在圣徒新楼盘落成仪式的临江大道上。圣徒公司作为本市最大的一家房地产和影视都有涉足的公司,您觉得您花下巨资买下这个楼盘是为什么呢?”镜头照到了一个屠龙再熟悉的人,“嗯……我们公司只做有把握的事,而且临江风景优美商机潜力巨大,而且我们公司的名字其实是我和我的爱人名字的结合。我认为不会赚钱的,就不是好男人。”

记者笑着总结“谢谢您,主持人。”圣火令!!你骗我,你不是说你是小职员吗?厨房里的圣火令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6:00AM

终于收拾完的圣火令从厨房走出来,就看见屠龙看着自己,好像有点生气。圣火令拼命回想自己做了什么让屠龙生气了,可是无解。

“圣火,你喜欢我对吧?”圣火令被这么一问立马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马上向老婆认错:“屠龙我错了,我不该骗你的,我是圣徒的老板,可是我爱你啊。”

说完,还讨好的牵起屠龙的手,在戒指上吻了吻。屠龙倒是气消了,拍拍圣火令的头,“以后别瞒着我,不管什么事我都希望我和你一起面对,我也不会瞒着你。”突如其来的像告白一样的话语,让圣火令激动的不行。“屠龙,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说完,抱住屠龙一顿猛亲,“知道了,知道了,放开我,我……唔……你放手……哈……”

6:30——8:00

做什么?做爱做的事啊。

END

这就是爱啊(笔芯)
(●'◡'●)ノ❤我也只能在文里说说圣火令,唉:-(
又是没有圣火令的一天。

小号出奇迹??我想大号要啊啊啊啊啊,难过(งᵒ̌皿ᵒ̌)ง⁼³₌₃
今天又是没有圣火令的一天。
(哪天我有了再来,再见!)

荷花开了(甜,短)

第一次写这对,沉迷晚吟无法自拔。✧*。٩(ˊωˋ*)و✧*。

七月,莲花坞的荷花开了。江澄这个家主忙着让手下的人采莲子,仙子则在一旁捉蜻蜓玩。“蓝二哥哥,你过来嘛~”江澄正在散步的步伐一顿,就看见魏无羡从远处和蓝忘机手牵着手在莲花和荷叶中漫步一脸幸福。看到这,江澄不禁摩挲了一下手上的紫电。好啊!这么久没来,来了就给我秀恩爱。“魏无羡,来了也不说一声?”江澄忍着想抽人的欲望,一脸微笑的走了过去。“江澄,对不住啦!我和蓝二哥哥今天是来看看你的嘛~是不是啊,蓝二哥哥~”蓝忘机看了看魏婴,回答了一声“嗯。”这时,魏婴眼尖的看到了一个身影,“蓝大哥,这里这里~”江澄一脸嫌弃,“要不要我把仙子叫过来和你玩玩啊~”魏婴一听吓得魂飞魄散,拉上蓝忘机就跑的没影了。
    “晚吟,忘机他们为什么跑了啊?”一个温润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蓝曦臣!别叫我的字。”江澄转过身,不禁对上一双温柔的眸子。“不要,晚吟听着多棒啊。晚吟,有没有别人这样称呼你过啊?”江澄蹲下拨了拨水,说:“也只有你叫了,还能活在这世上的。”蓝曦臣嘴角一弯,从背后抱住江澄,对他耳语:“晚吟,晚吟,晚吟,我爱你。”江澄一扭头,躲避着:“啊……我知道,知道啦。”蓝曦臣嗅着江澄的发香,在氤氲的微湿空气里,两个人终于有了一个共同的想法。

好想就这样,到永远,除了你,谁都不行。

啊啊啊啊啊,为晚吟疯狂打call。晚吟是我第一个不想写be的角色,我只想宠他,宠上天。蓝大哥,怎么……哦哦哦哦,你宠你宠(抱头鼠窜(◕ˇ∀ˇ◕))
爱你们*٩(๑´∀`๑)ง*爱生活,爱晚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