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翼挥动之时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感觉这首歌很适合齐景轩和屠小意,齐景轩肯定希望屠小意能够永远纯真无邪的笑下去吧,因为一直深爱着啊♡

第三次补档,我很难过…
不喜勿进

曦澄永结同心,加油♥么么么♡

云梦江氏江澄

字晚吟

独身一人撑起一家

江家家主江晚吟

世家公子榜第五

爱慕者心中第一

唯一愿

愿江澄江晚吟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诞辰快乐♥


咬痕(贺红)

贺天最近很开心,连见一都忍不住吐槽“笑的就像个偷腥的猫。”贺天很开心,但莫关山却一直阴着脸。

寸头看着走在前面的老大,内心中无比纠结。自己的老大在三伏天穿着高领衣服,明显的可以遮挡着什么。“老大……”寸头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莫关山脚步一顿,回过头,眉头紧皱。寸头强烈的求生欲使他闭了嘴,乖乖的跟在莫关山身后。电话声响起,莫关山接了电话就骂了一句“狗鸡。”挂了电话,莫关山对寸头说到自己有事就走开了。

贺天家。

“贺狗鸡……你干嘛?”莫关山放了书包,看着贺天。贺天弯着嘴角,笑着说:“莫哥,我饿了……想吃你做的饭……”莫关山吓得一激灵,颤抖着声线“妈的,我做……你等一会。”莫关山走向厨房,打开冰箱。里面出乎意料的食材齐全,而且荤素搭配得当。“贺狗鸡,你会做饭?”莫关山取出要用的食材,关上了冰箱。贺天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了流理台的边上,拿起一个西红柿一口咬了下去,嚼了嚼开口:“我不会,但你会啊。”莫关山耳朵一下子红了,心脏开始咚咚的跳了起来。贺天走到莫关山身后,拉下莫关山的高领,不出意外的看到了红红的咬痕。咬痕?贺天轻轻的吻了上去,这是自己给莫关山留下的印记,标志着这个人他是我的。莫关山瑟缩了一下脖子,给了贺天一肘子“痒……”贺天抓住莫关山的胳膊让他转过山看着自己,贺天看着莫关山的眼睛。莫关山慌了,试图挡住自己的眼但被贺天制止了。贺天靠近莫关山的耳朵,“莫仔,我想你了。”说完,顺着莫关山的脖子亲吻下去。莫关山颤抖着……


星汉昭昭

不喜勿进!有私设,谢谢!
乞巧节到了,彩衣镇上的姑娘们都在为自己能觅得良人而祈福。

江澄和蓝曦臣重新踏上这个镇子,不禁感慨万千。

想当年都是意气风发的少年,如今都做了家主担负着重任。那时的江澄和蓝曦臣不过是相识的同学,并无过多交集。时过境迁,江澄与蓝曦臣也互表了心意,认定对方为命定之人。

江澄和蓝曦臣并肩走在小巷中,巷口的冰品吸引了江澄的注意。江澄走进店铺,只见老板娘笑着说:“小郎君,与心上人来吗?小店今日冰品免费。”蓝曦臣含笑着,对着老板娘点了点头。老板娘神色闪过一丝惊讶,不过更多是喜悦。老板娘何尝不记得这模样俊俏的两人,却没有料到两人会结为道侣。

江澄看着老板娘的笑脸,回头嗔怒的看了蓝曦臣一眼。蓝曦臣意识到江澄这是害羞了,便牵了江澄的手坐在店里面的座位上。不一会,冰品就端了上来。是桂花冰圆,江澄尝了尝,不是很甜但很好的中和了冰圆的寒气。

蓝曦臣看着江澄满意的眯了眯眼睛,嘴角的笑意更甚。江澄吃了一会,抬头便看见蓝曦臣望着自己。江澄舀起一个冰圆,命令道:“张嘴!”蓝曦臣张开嘴,咬住了冰圆,却不松口。江澄气笑了“蓝曦臣,你这是……不要雅正了吗?”蓝曦臣顺势握住江澄的手,眼里的宠溺满溢,“晚吟,我不要雅正,我只要你。”江澄屈起指,弹在蓝曦臣脑门上。

蓝曦臣立刻疼的一缩手,看着江澄“晚吟,好疼。”

江澄站起身,“疼?我看你还敢不敢了?”

蓝曦臣只好投降。

不知不觉,已是华灯初上。

河中放着许多祈愿的荷花灯,夜空中更是飞着明星一般的孔明灯,空气中弥漫着爱情的味道。

江澄和蓝曦臣坐在月溪楼的栏边,看着四处热闹的场景。

江澄拿起酒,对着蓝曦臣道:“蓝氏家主,蓝曦臣。我江澄,自与你相识以来,便觉得你是我一生的朋友。但我做你的道侣,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已成定局。”

蓝曦臣也举起酒,道:“江氏家主,江晚吟。晚吟,我心悦你,即便日月陨落,此爱不易。”

说罢,蓝曦臣吻住江澄,又吻了吻江澄的眼。

只一眼,就是万劫不复啊,晚吟,你知道吗?

你的笑,就那样时常闪现在我眼前,曦澄,你知道吗?

星汉昭昭暗渡,有情人终成眷属。

end

ps:我的错,我晚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有房,蹲个道长,over。

伤痕(宗越x云痕)短,一发完。

有私设,不喜勿进!

自云痕当上了太渊的王,宗越见到他的时间越发的少了。日常的政务不说,底下的群臣更是上书纳妃一事。

云痕回到寝殿已是月上中天,连日的操劳让身上的旧疾隐隐作痛。

云痕褪下上衣,伤口已经结痂但疤痕任狰狞的横贯着云痕的小腹。突然门外出现一个影子,云痕戒备的拿起剑向门口靠近。

这时,门外的影子推开了门。是宗越!云痕这样想着,手中的剑掉在地上发出声响。宗越看着许久未见的弟弟,还来不及高兴就看见云痕坐在地上,而小腹的伤痕更是刺痛了他的眼。“快回到榻上去!”

宗越皱着眉头,心里气愤不已。云痕听到自家哥哥如此说,心下想自己惹他生气了。宗越走到云痕身边坐下,手抚上伤疤。冰凉的指尖,让云痕瑟缩了一下,笑着说:“没事,哥,这是小伤……”宗越抬头看了一眼云痕,眼神深沉带着寒气“没事?再深几寸,你会死。你不惜命,要我怎么办?怎么伤的,说实话。”

云痕眼见瞒不下去,只好实话实说“那天有人在朝堂上行刺,自称是齐震的旧部要报仇。此人武功高强,行刺突然,我就被他伤了。”宗越拿出药箱中的凉膏抹疤痕上,“我让你保护好自己,你却险些丧命。我不会离开了,直到你的根基稳固为止。躺好,别乱动!”

云痕躺着看着宗越的动作,不禁有些脸红。宗越涂完药膏,熄了灯,自顾自解了衣带躺在云痕身边。云痕僵直了身体,又感到宗越从后面抱住自己,温凉的气息围绕着自己。自己的哥哥,和自己抵足而眠,天下似乎没有什么过不了的事了。

这样想着,云痕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宗越借着窗外的月光轻轻吻了吻云痕的额头,轻声“晚安,痕儿。”

觥筹(现代向:法学硕士蓝涣x江氏少爷澄)【2】

       江澄心想这样下去一定会暴露,于是只好朝着蓝涣点了点头,转身离开。蓝涣看着江澄离开的背影,才注意到“江厌离”的肩比一般女孩要宽。江澄走到二楼休息间,关上门,才松了一口气。

        江澄刚刚在沙发上坐下,就听到了手机铃声。江澄拿起电话一看,阿姐!

         “阿澄啊~怎么样啊?我没办法来,辛苦你了!”江澄本来想发脾气,可听到江厌离的声音又火不起来了,只好说:“阿姐,你好好玩吧。我来帮你应付。不过我的声音还是男生怎么办?”江厌离笑着回答:“哈哈,澄澄,你……我给你准备好了。算着时间,应该到你那里了。不说了,叫我过去呢。拜拜~”

         挂了电话,江澄无奈的叹了口气。要不是这场宴会刚好是江厌离最不喜欢的人办的又不得不来的宴会,他一定不会代替她来这场宴会。

         思及此,江澄想起了那个“蓝氏双璧”之一的蓝涣。可能蓝涣一定是发现了什么,看他最后欲言又止的表情。江澄觉得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简单。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江澄打开门,门外是一个包裹。江城打开包裹,发现里面装着一个药瓶,上面写着变声水。还有一个自己阿姐的便条:只能维持一天。好吧,这也够了。江澄喝下药水,清了清嗓子,再说话时,就变成了比较低沉的女声。
      
         江澄理了理头发,又回到宴会现场。蓝涣看着从楼梯下来的江澄,只觉得“她”不管是不是江厌离,都完全符合自己心中伴侣的样子。“这不是,江小姐吗?”听了这话,周围的人又转了过来。江澄心想,大概这就是宴会主人吧,好像叫穆林。
     
          “是我。穆老板,你好。”穆林看着眼前的“江厌离”,开始心猿意马。不由分说,便拉着江澄以看饰品为由向二楼走去。江澄的手被这人拉着,只好忍住了想一拳打过去的冲动。

         正在跟其他人攀谈的蓝涣注意到了这边的骚动,就看到“江厌离”被穆林拉着上了楼。蓝涣趁其他人不注意,跟了上去。

         一进包间的门,穆林就开始了讨好攻势。明显,这对“江厌离”来说并没有用。“厌离,你今天好美~”穆林边笑边搓着手,一副恶心的嘴脸。

        江澄心中已经怒火滔天,阿姐这职位看来是不能做下去了。“穆老板,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行!”江澄咬着牙说道。穆林并没有注意到“江厌离”的表情,又向着江澄靠近。

        就在江澄快要忍不住出手时,门被敲响。“穆老板,有客人请你下去聊一下,是李总。”门外声音这样说道。穆林暗骂了一句,起身离开了包间。江澄刚走出,就看见蓝涣靠着墙站在门外。

        “江小姐,你没事吧?”蓝涣温和的问道。“没事。谢谢,蓝先生关心。”江澄现在一心只想离开这里,蓝涣又道“不知,江小姐是否有兴趣和我共进晚餐呢?”江澄本想拒绝,可有转念一想,正好有了出去的理由。便点头答应了。

         总算,出来了。

         江澄靠近蓝涣,耳语一句:“谢谢。”

         蓝涣脸有点红,因为“江厌离”靠过来的时候,一股莲香也飘了过来。江澄坐上车离去,蓝涣看着黑色的宾利钻入茫茫夜色中。

         蓝涣转身时,却发现地上有个古朴的九瓣莲银铃,莲花纹上还刻着个“澄”字。蓝涣将铃铛捡起来,开了车向家驶去。
FIN
          Ps:不喜勿进,不拉别的cp,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