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翼挥动之时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色气的

小黄歌

和老司机更配哦*٩(๑´∀`๑)ง*

眼睛【瓶黑】

金色瞳梗,不喜勿进!!

瞎子,让我看看你的眼睛……
别吧,你不会喜欢的。
(一刀挑开瞎子的墨镜)嗬,你……
(凝视了一会黑瞎子金色的瞳仁)你闭上眼……
啊?!
(吻了吻黑瞎子的眼睛)你的眼只能属于我。

Ps:貌似和一位太太得文有点像,但我保证绝对不抄袭!

酒(卫聂)

小庄,坐下吧。
师哥,这么多年了。你真的不懂我吗?
那你又何曾信任过我?
.……
我俩,本就是凉薄之人吧。
那酒呢?
有愁便饮……
无愁呢?
无愁就是你与我最好的结局吧……

END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脑袋一热就写出来了,大概就是这样了。谢谢大家(鞠躬)

元夕(糖酥&毕深)

    今天的行动处特别的有家的气氛,不知道为什么。

每个人都像是一个大家庭里的一份子,平时的剑拔弩张和勾心斗角好像都被放下了。

    徐碧城和李小男还有柳美娜、苏翠兰都在准备这包元宵,一帮男人们坐在一起调情……啊呸,谈♂话。

     “三省,上次给你说的那件事,你考虑好了吗?”唐山海看着因为节日气氛的渲染而显得温顺的苏三省,小心翼翼地问道。

苏三省看着他,突然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山海,我……苏家就我一个儿子,我想……”不等苏三省把话说完,唐山海站了起来,面色有些复杂。

毕忠良在旁边一直默默看着两人,他见势头不对,赶忙出来当和事佬。“三省,山海。今天过节,什么事放在明天再聊,好吧?”陈深坐在一旁端着一盘水果吃的正起劲,看看气氛好像不对便放下果盘。

没想到,当头就被毕忠良来了个爆栗,“小赤佬,别吃了。这两个都……还吃!”陈深一脸无辜,我还是个孩子啊……呸……宝宝?……呸……队长,恩……
    

      苏三省拉住唐山海,低头说到:“山海,虽然我是我家的独子,可是……可是我还是想和你在一起。”苏三省说完后,耳尖红的快要滴血。唐山海听到这后半句,心中哪还有什么气,感觉自己都要甜酣了。一把抱起苏三省走上楼,脸上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毕忠良:???陈深:吃吃吃~所以?反应过来的毕忠良,一把捞起正在吃吃吃的陈深,也上了楼。

     徐碧城:“看来元宵只能晚上再吃了……”李小男:“不节制啊……不节制~”

爱情真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就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END——

Ps:墨玉在里提前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拜托( •̥́ ˍ •̀ू )

耳钉(昀正)

正,我有个礼物给你。
什么?耳钉?怎么突然送我这个?
我想让所有人知道我们在一起了,我爱你。所以,愿意做我的另一半吗?
张若昀单膝跪地牵起尹正的手,虔诚的献上一吻。低头间,左耳的黑曜石耳钉闪出一丝光芒。
尹正拿起那枚耳钉戴在右耳,笑着说:“我愿意。”

幸福吗?
庆余生。

过了我的门,就是我的人。

以退为进(糖酥糖&深苏)


6.
自从上次唐山海请苏三省吃饭已经过去了一周了,这一周过的并不太平。苏三省几乎避着不见唐山海,唐山海也在想:完了,肯定被发现了(=゚Д゚=)
————
其实,苏三省在纠结一件事。苏三省在想,为什么唐山海对他这么好?明明自己就没给他好脸色过。
“叩叩”“请进”陈深从门外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份早餐。

苏三省看陈深走了进来,脸色改变了笑着说:“陈队长,今天还劳烦您亲自来给我早餐。有什么事吗?”陈深语气多了些不快:“苏队长,我听扁头说我给你的早餐,你都给了你的手下,你都没吃?”

苏三省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窝进了木制的椅子,陈深一瞬间觉得自己看见了一只猫。“风情万种”这个词突然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不对不对。一时间,那种无名火也消退了不少。

陈深摸了摸头说:“对不起,苏队长。以后我不会给你送早餐了,也不会麻烦你了。但是,我有句话,我想给你说。苏队长”陈深深吸一口气抬头说“苏队长,我喜欢你,我想追你。”说完,陈深关上门走了出去。这回轮到苏三省震惊了,喜欢我?还想追我?什么鬼d(ŐдŐ๑)

唐山海也去找徐碧城谈心。“碧城,唉……是不是我太急了,我就亲了他,他喝醉了吧……我不知道,怎么办?”徐碧城露出老母亲般的笑容,说:“山海,你呀~哈哈哈,等等……不行了,我要去给小男打电话,太搞笑了,哈哈哈……”唐山海郁闷的不行,这队友……哼!(傲娇的小公举(*'▽'*)♪)

扁头跟着陈深,心里想问但是他知道自家老大的脾性。不过,自家老大居然跟苏三省告白。这很害怕……苏三省在扁头眼里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狼狗。可是,怎么就?

“扁头!”感受到自家老大的怒气,扁头吓得一激灵,“老大,怎么了?”陈深想了想说:“你先回去,我去一趟唐队长那里。”扁头也不敢说什么,既然自家老大放行,自己还是识时务一点。

(某墨:哈哈哈哈,情敌相见分外眼红(ಡωಡ)hiahiahia 唐山海:……陈深:……某墨:别别别,我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