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翼挥动之时✨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古兰渡(持续更新中)

第一章 风云惊变

       天渐渐地暗了下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的气味,是下雨的前兆。古兰河边的小木楼里传出了萧声,低沉又有些悲凉。天闪过一道白光,一声惊雷伴随着大雨倾盆而下。远处的地平线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踉踉跄跄的身影,他面色惊慌不定。而他的身后传来了许多脚步声,没办法他只能继续向前跑。古兰河边上十分荒凉,人烟更是稀少。他目光四处搜寻着可能求救的地方,忽然他看见了那个木楼。他欣喜若狂,可他却迟疑了。如果他跑过去,木楼主人只是一个女子又或者是个老妇......脚步声越来越近了,他没办法只能跌跌撞撞的向木楼跑去。

         他跑到木楼前,正欲伸手敲门。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个一身玄衣的男人。他没有看清男人的面容,便被拉进房间里。进了屋子,他这才看清楚男人的面容。鹰一样锐利的眼眸,眉宇间带着一股肃杀之气。他的手瞬间出了冷汗,这人极其危险,像极了追杀自己的那帮人。两人都未开口,屋外却响起了一道声音:“里面的人,你刚刚有没有看到一个少年?”男人竖起一根指头在唇前,拿起靠在墙边的剑便出了门。“你们这么多人,追杀一个小孩子。仇家寻仇,也不必揪着小孩子不放吧!”男人的声音低沉,很有威压。那伙蒙面人笑了笑“那怕是你今天也要同他陪葬了,上!”男人反手抽出剑,剑光一闪,瞬间夺了几人的性命。为首的一脸惊惧“你是....何家的人?”男人没有说话,拿着剑靠近为首的蒙面人一刀便结果了那人。暴雨冲刷着地上的血迹,蜿蜒的流向古兰河。

       等男人回到木楼,看着他开了口:“你是谁?他们为什么要追杀你至此?”他抬起头,却不敢直视男人的眼睛,诺诺道“我是青义镇穆家的二公子,名叫穆勊严。穆家世代经商,前几日仇家寻仇,仅我一人逃出。”说完,他眼里涌上泪水,懊悔的敲打着自己的脑袋“要不是我.....贪玩没在家,我....我....”没等穆勊严说完,男人拿来布擦拭着剑上的血打断他:“如果你没走,那你就不会活到今天,怕是早就做了刀下亡魂。”穆勊严抬起头,烛光将男人的面容稍微柔化了一点。他无法否认,自己丝毫武功都没有,如果在家也不过是真真正正的让穆家灭了门。而刚刚男人与蒙面人的打斗,他都看的一清二楚。于是他下定决心,拜男人为师给穆家报仇。穆勊严跪在男人面前,双手抱拳朗声道:“今日多谢大侠救命之恩,勀严已经失去了一切。希望您能收下我,让我做您的徒弟。”男人放下手中的剑,站起身不言语。穆勊严举着手,直到感到手臂酸痛。男人才说了一句:“好。”穆勊严一下子欣喜起来笑着说道:“谢谢,师父。”

        四周已经完全的黑了,木楼里面也点上了烛火。穆勊严看着男人抱着柴火进屋,男人便吩咐了句“打水去。”穆勊严提着通出了木楼,雨过后的天空格外清,皓月当空。穆勊严打好水回到木楼,看见男人正在床铺上的木箱里翻找着什么。床铺旁是一个浴桶,听见他的脚步声。男人头也没回说了句:“自己烧水去,一会洗个澡。”穆勊严转身拿起柴火生火烧水,没过一会男人拿着件衣服走到他面前。穆勊严站起来,男人在他身上比了比,给了他。穆勊严接过衣服,闻到了一股很好闻檀木的香气。一个奇怪的想法突然在脑海中闪现出来,穆勊严嘴一溜便说了出来:“师父,你的妻子呢?”男人似是没听见一般,把烧好的水倒进木桶中又从缸里舀了几瓢冷水,看着他说“可以了。”穆勊严见师父并不答话,自知讨了个没趣也没继续说下去。空气之中的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穆勊严看着师父出了屋才脱下身上的已经破破烂烂又染着血的旧衣。踏进温水里,穆勊严不禁舒服的喟叹了一声。这时,他也回想起了几日前的恐怖经历。

       几日前,穆勊严在外面游学归来。刚走到巷子口,便被几个府里的丫鬟撞了一个趔趄。丫鬟一看到是他,抓着他的手说:“少爷....你快去看看老爷和夫人吧....他们.....”丫鬟还没来得说完,几只箭就贯穿了几个丫鬟的身体。丫鬟倒地之前狠狠地推了一把他,大声说道:“快跑,少爷....”穆勊严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能跑。于是,他在跑的途中知道自己家被仇人灭门,只有他活着。

       突然门吱呀的一声响,他思绪被拉回,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男人把粥放在桌子上便转身收拾起了床铺。穆勊严擦了擦,穿上衣服,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男人收拾好了床铺,说道:“明日你先休息一天,后天我们开始正式练功。”穆勊严答道“好。”

       待男人又出去,穆勊严拿起粥却不敢动。说实话,穆勊严从小养尊处优,但府中争斗不断。谨小慎微几个字,几乎贯穿了他不多的人生时间。穆勊严取下挂在脖颈上的银制太阳式吊坠,在粥中搅了一下,看银吊坠并没有变黑才动了勺。穆勊严没有想到,那样凌厉一个男人做出的食物竟是如此的美味。粥中的鱼肉嫩滑,入口却很有嚼劲。“勀严。”师父的声音在楼下响起,穆勊严几口吃完粥走下楼。

      推开门,男人坐在桌旁正饮着酒。穆勊严一闻,脱口而出:“卿云碧!?取之‘卿如碧云,淼淼遥遥’。这种酒平常的人尝不到,且酒方只有西陇将军才会有。所以师父你到底是谁?”男人看着他,眼神平静,出口的话如平地惊雷一般:“何淵。”

       穆勊严只觉得一阵晕眩,何淵!堂堂本朝西陇将军!为何一人独居这偏远边陲的木楼?男人又道:“两年前,孚奴来犯边境。圣上派我驻守,奈何他们的武器都淬了毒。那毒一旦沾染,不出一刻钟就会毙命。我带着兄弟们厮杀到最后,死的死伤的伤。孚奴虽然击退,但我却中了毒。这毒我一直用内力压制着,所以我才没有毙命。我就一直走,直到来到了这古兰河边。我因为体力不支一头昏倒在河边,本以为上天要收了我。可没想到这木楼的原主人救了我,她叫杜若。她是一个医女,救了我的性命。我很感谢她,所以我酿下这酒,打算等到酒成与她共饮。”说到这,何淵站起来拉开了用布帘遮着的,一个牌位。“她一次外出遭歹人所害,没能回来。我杀了那人,把她带了回来埋在古兰河对岸的明溪山上。今日是她的忌日”说完何淵举起酒杯,拜了拜,将酒一饮而尽。

      穆勊严听完,看着何淵的侧脸。何淵的眼睛看不出多少情绪,可手的微微颤动暴露了他内心的痛楚。穆勊严走到牌位前,拿起酒杯学着何淵也拜了拜说道:“杜姑娘,我是师父的徒弟穆勊严。在此谢过杜姑娘对师父的救命之恩。”转身对何淵说道:“师父,我虽然不知道杜姑娘但是如果她没有救你,那么也没有我活命的可能。”何淵看着眼前的少年,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少年时光。只是,这个少年现在就背负着一个家的灭门深仇,如果是自己怕是正享受着人生最得意的时间。何淵抬起手,揉了揉穆勊严的发,声音也柔软了不少:“去睡吧。有我在。”穆勊严感到何淵的手在自己脑袋上摸了摸,耳朵变得发烫。他闻到何淵身上淡淡的檀香味,弥散在空气之中。穆勊严抱了抱拳,逃也似的上了楼。

      关上门,穆勊严躺在床铺上,心却还在狂跳着。他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睡梦之中,穆勊严又梦到了那天,鲜血,死人,丫鬟惊恐的眼神,然后他看到了一个蒙面人拿着刀向他走来。他想跑,可是腿却像生了根。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明晃晃的刀落下,这时一个男人出现杀了蒙面人,男人杀完后背对着他。穆勊严叫了一声,看到男人转过头。是何淵。穆勊严一下子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四周静悄悄的。穆勊严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此强烈的想见到何淵。他轻手轻脚的走下楼,推开门。月光照在何淵的脸上,打出淡淡的光晕。何淵这样的人,即使是在睡梦中都是紧皱着眉。穆勊严想靠近,却见何淵睁开眼看着自己。“怎么了?勀严。”何淵坐起来,下了床点上灯。穆勊严支支吾吾说不出来,总不能说自己做了梦,梦见你救了我。然后非常想看见你就来了??何淵见他不语,只是低着个头。想着许是做了噩梦,便说:“勀严,做噩梦了?”穆勊严点了点头。何淵坐回床铺上,说:“那和我一起睡吧。”穆勊严闻言一惊,瞬间呆呆愣愣的随着何淵睡在了床上。

       躺在床上的穆勊严看着师父宽阔的后背,竟一瞬间想起了父亲。父亲在他小的时候经常背着穆勊严到处游玩,仿佛永远不知疲倦。可......悲伤又涌上了心头,自己连爹娘的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就成了亡命徒。思及此,穆勊严小声的哽咽起来。何淵听到转过身,看着穆勊严。穆勊严流着泪,泪眼模糊中只觉得师父的檀香味笼罩了自己,并且师父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勀严,今日你将泪流尽,他日必要手刃仇人。”穆勊严点了点头,手胡乱的檫着眼泪。何淵叹了一口气,拍着穆勊严的后背。不一会,穆勊严带着泪痕,沉沉睡去。何淵看着怀中穆勊严的脸,想着:何淵啊,何淵。你看来是不得不入这龙虎潭了......

      怀着心事,何淵也闭上了眼睛。


居老斯跨年唱的是“男孩”

白老斯在镇魂里叫“小澜孩”

emmm不说了,吃糖♥


彼岸花
黎清茉
多多指教啦

脑洞~

外面烟花炸的震天响,房间里却是冷战。

陆离拿着池震的一件外套坐在沙发上,不说话只是盯着池震。


池震摔了遥控器,大步走过去……扑通一声跪下了,抱着陆离的腿“嘤嘤嘤,媳妇,我错辽。是那个女的喝醉了非要让我送她回家!媳妇……”哭声之悲切,闻之落泪。


可陆离什么人,他冷着脸命令道“去洗澡,床上躺好。”池震闻言一喜,跳起来要亲陆离,被衣服糊了一脸。“好嘞,老婆!”池震喜滋滋的打开窗把外套扔了下去,楼下立刻传来一声“艹,大晚上的也不需要这么激烈吧!楼上的!”


朱一龙和白宇的关系大抵就是那句话:此间或有蹉跎,君莫忘,必有灵犀相佐。


我爱你,所以想和你比邻而居,和你朝朝暮暮。

突然想到沈巍就是搬到了赵云澜附近,而且那里离龙城大学并不近。


他不是沈教授,但是沈教授的习惯在他身上展现了


看了拢龙的一个采访,主持人问最喜欢的表情包是什么,他下意识的就拿了一个猴子吃芒果的表情包。我不管,今天也是默默流泪吃糖的一天💫✨✨


突然发现bygg入戏采访在小宇宙旁边画了小星星,联系拢龙的星星胸针

这大概是颗糖了,今天也在坑底躺平♥⭐✨🎉🎉🎉